匿名/伪匿名

中本聪说比特币可匿名中本聪在2008年11月1日在邮件列表中发布比特币白皮书时给出了比特币的几种特性,其中就包括:Participants can be anonymous.参与者可以匿名。这是对比特币匿名性误解的开端。加密货币发展初期知道现在,开发社区也在为这种潮流推波助澜。原因一方面也在于中本聪对比特币的错误定义,中本聪按比特币白皮书实现的比特币并非中本聪所言的电子现金,现金电子化之前是完全匿名的,比特币交易却是公开透明的。匿名与去中心化不可能完全同时实现。普遍的匿名性误解比特币最初吸引的拥护者中不少是无政府主义者和自由至上主义(libertarian)者,他们可以鼓吹比特币的所谓匿名性,把黄赌毒地下交易作为比特币的刚需属性,造成了社区内,尤其是外界对比特币的巨大误解,至今无法消除负面影响。

错误坚持比特币的匿名性让Silk Road的Dread Pirate付出了自由的代价。

据分析比特币用于洗钱的份额不足总交易量的1%,这个事实证明比特币并不存在黑市刚需。全透明事实上比特币作为一个开源软件项目,不仅不匿名,其所有交易数据完全透明、可追溯。比特币的交易历史是完全公开的,所有人都可以通过你的钱包地址在区块链中查询你的钱包现金流入与流出,并可向上追溯至这些比特币的终极起源,即从区块生成后发送到的那个地址。这对个人隐私构成了巨大威胁。
如果通过一些社会工程学手段,使得某个比特币钱包的物理地址(如IP地址)暴露,再配以大数据分析,那么,资金的来龙去脉与关系网将无从遁形。在《大数据时代》一书中,作者举了个例子证明大数据分析的威力:通过对美国在线(AOL)2006年8月公布的2000万匿名搜索查询记录的分析,《纽约时报》发现数据库中的4417749号样本代表的是佐治亚州的一名妇女。伪匿名比特币网络有其自有的交易地址形式,不与IP地址、设备物理地址挂钩,从而不会泄露用户隐私和身份信息。从这个意义上说比特币是匿名的。

但如果用户选择在交易所、钱包商等中心化的平台上,泄露身份信息,那相关比特币交易就实名化了。所以比特币的匿名并非其不可更改的本质属性,而是在未实名化之前的伪匿名。
通过不停更换和使用新的比特币地址可以增加区块链分析的难度。因此目前对于监管机构而言,比特币的交易还不像借记卡、信用卡交易那么透明。盗币正因为比特币的伪匿名,即脆弱的隐私保护,才使得比特币大户地址极易被黑客盯上,从而频繁发生被盗事件,造成重大财产损失。而盗币黑客也必须有纯熟的混币手段掩盖资金转移路径,或者使用Tor洋葱头软件在互联网上彻底隐私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