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货膨胀不是普京造成的
编译 · 鲁克  |  2022年06月15日 2022-06-15
 
鲁克
总管理员

2022年5月的CPI(消费者价格指数)爆表,比几乎所有的预测更糟糕。

CPI同比增长8.6%,不仅高于预期,且创下了40年来的新高。4 - 5月CPI环比也高于预期,是1% Vs  0.7%,调查的预测是0.7%。

这个数据表明,美联储采取平抑物价上涨的政策措施方面落后于形势。

然而,拜登政府的回应是,责怪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但这个论调是站不住脚的。不断上涨物价再次成为他攻击俄罗斯的武器,为他的干预主义的措施开脱。

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在2021年春季,物价就已经开始上涨了,可是美联储优柔寡断,只是将物价上涨归类为“暂时的”通胀——他们太忙了,不但要处理货币问题,最近又增加了一系列新任务。在近几年里,美联储被赋予了新的使命,也就是新制定的货币政策要明确支持社会正义、气候变化、ESG和其他政治目标”。

我们并不特别奇怪,美联储自成立以来,其路线越走越偏。起初,美联储的任务是防止金融恐慌和银行挤兑。二战后,数百万退伍军人从海外战场回国,国会增加了一项要求,即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应符合让就业条件最大化的路线。1978年,“合理的价格稳定”和“保持长期增长”又都被附加到美联储的任务中,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金融稳定也加入了美联储的职责清单。

除此之外,最近几届政府还试图任命和本阵营意识形态候选人担任美联储主席,这也不难解释为何他们总出现的失误和失败。货币政策相对于财政政策措施具有相当大的优势,因为货币政策是不需要经过国会的讨价还价的,这使得影响美联储的动机显而易见。

就在今天下午,拜登总统在洛杉矶发表演讲时,他将通货膨胀,或者至少是能源部分,称为“普京的税”。显然这是对当前通货膨胀的错误描述。事实上,无论以何种标准衡量,价格都是在2021年3月开始高于趋势水平的,距离俄乌冲突的爆发差了整整一年。第二次大幅上涨,开始于2021年9月,离这场中欧战争爆发开始,还有半年的时间。


WTI和全国平均汽油价格,2021年至今

WTi

(来源:彭博财经)

WTI价格的上涨主要是由需求驱动的:2021年1月为每桶47.47美元,到22年2月翻了一番,达到每桶95美元。自战争爆发以来,油价已升至每桶118美元左右。2021年1月,美国汽油平均价格为每加仑2.57美元,到2022年2月初达到每加仑3.75美元。到2021年底,更广泛的通胀已经开始,但直到去年11月,美联储才开始放弃所谓物价上涨只是暂时性的说法。问题是,美联储直到2022年3月,才开始想到采取措施遏制物价上涨。

美国CPI(年率),2021年至今

cpi

(来源:彭博财经)

今天发布的2022年5月CPI数据显示,通胀不仅没有被美联储的遏制,而且在加剧恶化。更多的物价正在快速上涨,而且可能还是加速上涨。美联储必须采取足够激进的行动,而因此导致经济衰退的可能性,甚至比几个月前要高多了。让政治官员批评普京、大公司、航运公司、亿万富翁、税收不足、“贪婪”或其他的替罪羊,令人厌烦且误导公众,转移了人们对这个央行的注意力,忽视它的政治化,日益增加影响力对经济造成的有害冲击。


作者: Peter C. Earle,经济学家和作家,于2018年加入AIER。

在此之前,他曾在纽约大都会地区的多家证券公司和对冲基金担任交易员和分析师20多年,并经营一家游戏和加密货币咨询公司。

他的研究重点是金融市场、加密货币、货币政策相关问题、游戏经济学和经济测量问题。《华尔街日报》、彭博社、路透社、CNBC、格兰特利率观察家报、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以及许多其他媒体和出版物都曾引用过他的话。

Peter 拥有美国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学位、美国西点军校工商管理硕士学位(金融)和工程学士学位。